爷爷的声音从棺材里传了出来:“等到我死了,你就守在这里,守着这家棺材铺,哪里都不许去,也不许做生意,谁来买棺材都不卖。”

“直到一个上门来买槐木棺的客人,你就可以跟他走了,以后要做什么,他会教你的。”

“灯笼点着了,回屋去吧!把门关好。”

说来也怪,我刚一进屋,外边的天便彻底黑了下来,伸手不见五指的那种黑。

看了看手机,这会不过才傍晚七点多,按理来说这大夏天的,要等天黑透,怎么也得到八点往后了,今天怎么这么反常?

又想到躺在院子棺材里的爷爷,我心中一酸,眼泪又涌了出来。

到底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,我了解他,知道他除了做棺材外,也知道一些算命卜卦的事,而且算命算的挺准,只不过很少给人算。

如今他说自己要死了,是真的寿元将至,没有骗我。

可是为什么要弄的这么神秘古怪呢?

我坐在屋中,脑子里犹如一团乱麻一般,一会想着爷爷一会又想着高考,可谓是坐立不安。

就在此时,门外传来了敲门声。

“谁?”

我惊的猛然跳了起来。

实在是这外边漆黑的诡异,今天发生的这一切又让我害怕不已,这突如其来的敲门声,实在吓人。

“徐稷,我是你大山叔,开门,你婶子说你肯定没饭吃,让我给你送吃的来。”

大山叔的声音传了进来。

我心下一定,起身便要开门,突然眉心一跳,意识到了不对劲。

大山叔他媳妇是村里出了名的泼妇,向来横蛮不讲理,又喜欢仗着村长老婆的身份占人便宜,小气至极。

小时候爷爷去别的村子打棺材,大山叔见我可怜没饭吃,叫我去他家吃饭都能被他老婆赶出来的,今天怎么这么好心,主动给我送饭来?

门外的人,绝对不是大山叔!

冷汗冒了出来,我蹑手蹑脚的朝门边走去,想要透过门缝去看看门外的到底是谁,可不料刚靠近,便见门缝中一只眼正直勾勾的盯着我。

“啊!”

我吓的一声惨叫,直接摔到了地上,手脚并用的往后退去。

门缝里的那只眼,绝对不是人能拥有的!

因为,那只眼睛没有瞳仁,全是眼白!

“徐稷啊,你怎么了?快开门让我进来,不然饭菜都凉了!”

声音再次响了起来,还是大山叔的声音。

我浑身衣服都被冷汗浸透,打着哆嗦道:“我……我看到你了,你不是大山叔,你是什么东西?快滚!”

门外顿时就沉默了。

良久,一阵桀桀阴笑响了起来:“小畜生,快开门,我忍了十八年了,今天非得吃了你不可!”

刹那间,我只觉得一股寒气直冲天灵盖,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,连滚带爬的起身,把桌子椅子一股脑的搬过来,把门给堵的严严实实。

下一秒,门外的声音又响了起来:“快开门,你以为你不开门我就奈何不了你了吗?”

我心中一跳,随后便想到了一件事。

既然外边这东西能奈何得我,为什么不直接进门,非得站在外面呢?

想到这,我心情顿时定了下来,壮着胆子道:“那你进来啊!”

门外再次沉默了,随后便是一阵恼怒至极的嘶吼,随之而来的,还有打斗声。

打斗?

跟谁打斗?!

这一刻,我想到了棺材里的爷爷,顿时就慌了神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