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]

维列斯说得没错,他对蒲子轩这个朋友绝对的信任和期待,此刻,正在变为现实。

面对庞季同还沾着血的屠刀,看到孙小树那没了脑袋的身体,蒲子轩的每一根头发都仿佛因为愤怒而颤抖了起来!

在极不稳定的天蓝色气焰中,蒲子轩缓缓站起了身子,用死神一般冷峻的眼睛盯着庞季同,喃喃低语道:“来,杀我试试……”

是的,根本不需要什么明真战歌的加持,只是凭借本身的力量,这家伙的能力便根本控制不了我!

两军交战,伤亡总是在所难免,当初在泰山时,咕噜也相当于牺牲了,但是,那是他自己英勇就义,我对此只有尊敬,没有愤怒。

小树不同,这个手无寸铁的孩子,是因为我吩咐他过来给沙达利治疗,方才遭到如此凄惨的杀身之祸,叫人如何能忍受?

而且,若我不再有所作为,那么,所有的同伴,均会遭到同样的厄运!

正是这种绝境,终于激发我突破了瓶颈!

我太清楚不过,这种力量,叫做,无相境!

而且,和上一次不同,这一次,我的意识仍旧十分清晰,太清楚不过接下来要干些什么。

那就是,先宰了面前这个家伙,为小树报仇,再去那边,将那些新天地会的家伙一个不剩地消灭干净!

庞季同目瞪口呆地看着蒲子轩,因为没听清楚对方口中过于小声的话语,他下意识地问了一句:“你说什么?”

远处,霍芝彰已经觉察到了蒲子轩的极度不对劲,一股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,他赶忙对庞季同大喊道:“你还愣着干吗?快杀了他!”

“我说,你有种的,就来杀老子试试!”不等庞季同出手,蒲子轩一声怒喝,身上的净化之力顿时如同决了堤的洪水一般爆发出来,将庞季同生生震到了七八丈高的半空中去!

“这家伙,居然还隐藏着如此巨大的力量!”半空中,庞季同好不容易调整好姿势,俯身朝下,朝蒲子轩喊道,“既然如此,就尝尝我这一招吧!泰山压顶!”

说完,庞季同又向蒲子轩发射出圆环状灵气,而且,此次的发射,并非一个圆环,而是无数个圆环重叠在一起,形成了一个厚度达到一人多高的空心圆柱,将蒲子轩笼罩于其中。

面对如此强大的对手,庞季同已经不敢再有任何的保留,只求毕其功于一役,能将局面挽回成怎样,便是怎样。

正常情况下,庞季同的终极技“泰山压顶”一旦出手,即使是最顶级的战力,也不可能在吃了这一击之后,仍旧保持着原来的体重毫无变化。蒲子轩一开始也不例外,他正是在被圆柱套住之后,立即感觉身体又变得沉重无比,向下止不住的凹陷而去!

“哈哈,蒲子轩,你不是让我杀你吗?那么,你去死吧!”庞季同在下落的过程中,看准了圆柱中心的蒲子轩头顶,使出浑身力气,将手中大刀朝他扔去。

然而,庞季同根本无法想到,入了无相境的蒲子轩,就连满月夜的妖皇也不是他的对手,遑论一个小小的净化使者。

只见电光火石之间,一条天色的巨龙从圆柱中冲天而上,先将庞季同扔出的大刀冲得支离破碎,再呼啸而上,张开巨口,将庞季同的身体咬得传出“咔嚓”一声响来。

听上去,庞季同的骨头已经断裂,但是,巨龙毫不停留,又带着庞季同的身体继续向夜空中冲去,在极高处的夜色中转了几个圈后,急速下坠,将地面炸出一个巨大的坑洞来!

待两人都静止了下来,众人这才看得十分清晰:庞季同的身体已经断为了三截,洒落于地上,而蒲子轩原来的独角兽灵体已不复存在,取而代之的,是一条英武的巨龙!

陈淑卿虽然仍旧起不了身子,但仅仅趴在地上目睹这一幕,已然感动得泪流满面,“先生,你的后人,终于熟练掌握了无相境的力量,成了继承你衣钵的真正传人!从此,天下可以永享太平了!”

“操,这家伙,不会又入了无相境了吧?”此消彼长的,是霍芝彰的气焰,这家伙见庞季同以如此惨状死去,此前的豪情壮志顿时烟消云散而去,慌忙对身边的彭四姨吩咐道,“你快将你们残留的法术解除,让那边的同志和野妖一起去对付蒲子轩,你和陆莲花就在此地放冷枪,万万不要离开我!”

“明白!”彭四姨在众人中与庞季同关系最为特殊,此时已对蒲子轩恨得牙痒,二话不说便执行霍芝彰的号令,将此前她与庞季同合力控制体重的法术解除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