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]

“我身上有蓬莱仙岛的古地图残片,你们两个老梆子,就不怕我毁了它吗?”叶天大叫,一张古地图残片被他拿在手中,晃了晃,威胁要毁坏掉。

这是他用来护身的底牌之一!

“一张古地图残片而已,毁了也就毁了。反正我本来就不相信蓬莱仙岛的存在。”孔雀族的老王根本不予理睬,丝毫不受威胁。

紫宵圣地的老天君也神色不变,似乎也没把古地图残片当回事。

他们都曾经去寻觅过蓬莱仙岛的踪迹,几乎寻遍了东海的每一个角落,可是都一无所获,所以本心并不认为地图为真,不相信蓬莱仙岛存在。

“玛德!”

叶天忍不住爆了一个粗口,没想到自己本以为的护身符这么不好使,心如电转,快速思考下一个脱身之策。

轰轰轰!

天穹震动,苍宇摇颤。

两位元婴出手,真如两尊神祗凌尘一般,神威盖世,震动了整座东华古城,所有人都一阵颤栗,一阵窒息,威压直透入到人的骨子里。

在任何人看来,叶天都死定了,不可能逃出生天。

“一下得罪两个天君大族,引得两位天君齐出手来截杀,也是一种能耐了,虽死犹荣。”柳云杰轻摇折扇,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,挖苦的意思很明显。

“任你天骄绝代,横扫同辈无敌,不成长起来,在元婴天君的手中,始终是蝼蚁啊。不懂韬光养晦,不知江湖深浅,英年早逝是迟早的。”楚玄风一阵怅然道。

“你们两个,闭嘴,就不能说点好听的吗?”十七公主魔动两颗闪亮的小虎牙,气呼呼道。

叶天于她有救命之恩,她心怀感激,可不像两个小跟班,巴不得叶天好。

可是,此情此景,叶天被两位元婴截胡,她真的帮不了什么忙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,心中焦急。

“半只脚已经迈进了鬼门关,说得再好听,还不是死路一条?”柳云杰冷笑道。

“这是一位人杰,可惜了!”二皇子说道,也摇了摇头。

他也有心去帮衬叶天一般,毕竟叶天之前帮助过他,可是有心无力。

每一个天君大族,都是不容拂逆,不容得罪的,这是行走在江湖上,人所共知的道理。他不知道叶天哪里来得胆气,连杀两位天君大族的传人。

直面两位元婴,这绝对是叶天重生以来离死亡最近的一次。

他身上有一件传送阵台,就是从十七公主手中得到的那块。

可是,这片虚空不仅被孔雀族的十八个战旗封禁,还有两位老天君的浩荡威压笼罩,构筑的虚空通道会很不稳定,甚至可能连虚空通道都构筑不出来。

要想传送离开,必须得打破封印的虚空。

“战偶!”叶天一声大喝。

轰!

一道白色的身影在他身边浮现,通体笼罩金光。

“是他?”

那一刻,所有的人都惊呆了。

这个白衣男子刚才在街道上镇杀了一群海族天骄,有无敌之姿,给众人留下了深刻的影响,现在刚一现身,就被认了出来。

他虽是战偶,但是太逼真了,看起来像真人一般无二。

“一个人形战偶而已,还想在我等手中翻天吗?”老孔雀王说道,神目如电,一眼就看出来这是一只战偶,并非真人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